接访

发布者:孙家文发布时间:2018-12-03浏览次数:10

“哐哐哐……”办公室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,小李、小孙同时抬起头,离门最近的小陈顺手拉开了门,还没站稳脚,一位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就冲了进来,“这儿是办公室吧,我要见你们书记,我要反映情况。”

“您好,您先别着急,坐下喝点水,有事儿慢慢说。”小李又是点头又是微笑,毕竟在信访部门工作过,小李像对待老朋友一样轻车熟路地把这位男子安顿了下来,小孙也马上送来了一杯热茶,小陈关上门,三个人小心翼翼地陪同着来访群众。经过一番了解才得知,这位男子是高家庄的一位农民,叫高建国,怀疑村里扶贫资金被滥用而告到了镇里,因对镇信访办处理结果不满就想直接找镇党委书记反映情况。小陈把这些细节一五一十地记录在了笔记本上,小孙以特有的亲和力一口一个“高大哥”安抚着,小李也凭借以前的工作经验,很快就送走了这位农民。三个人还没缓过气儿,这位“大哥”又折回来了,“你们刚刚说了要帮我解决问题,给我留个电话吧,我好联系。”“我们办公室电话是3235,您打这个电话找谁都行,您放心吧。”小李说。

“你怎么称呼呀?再给个手机号吧!”高建国从兜里摸出一张纸要记录。小李转头打开柜子翻东西,小孙拿起电话正要拨号,沉默间,小陈已经写好了一张便条递给高建国,上面有他的姓名、手机号、座机号。谈话间,小陈还记下了对方的家庭住址、联系电话。

高建国一走,小李、小孙就放下了手中的活。小李语重心长地对小陈说,“你不知道,像这种人我见多了,上访专业户,你就不能跟他较真,安抚安抚,打发走了就可以了。”“不好说”,小孙插话了,“我觉得这种事情没法管,现在的村支书有几个是真心干事儿的,我看过不少报道,村支书贪污起来比某些大官还黑,你想啊,上面不疏通好,他敢这样做吗,所以这种事情还是少管,少惹麻烦。”见两位聊得不亦乐乎,小陈马上提醒他们,“咱们是党员,而且在党办工作,对党的工作应该有正确的认识和绝对的忠诚,如果只是人云亦云,道听途说,那不就失去了自己的判断和信仰了吗?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,习总书记还教导广大党员要在党言党……”“你真不愧是优秀党员干部,哈哈哈哈……”小李、小孙趁机打断小陈,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
下午的工作总结会上,小陈把上午群众来访的事情向主任做了汇报,主任也听了小李、小孙的意见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然后对他们三人说,“假如要向上级领导汇报情况,就此事你们分别写个报告吧,就当是个锻炼,不要有压力。”

三人分别着手准备。小孙回到办公桌前就开始埋头苦写,论文笔,小孙可是一把好手;小李先向信访办的老同事打听了些情况,听了些只言片语,便胸有成竹地开始创作;小陈思考了半天,在笔记本上慢慢悠悠地列了几条明目,一是找信访办相关人员了解情况,看调查过程和结果如何;二是实地走访高家庄,问问村民们对扶贫资金使用的看法;三是与相关部门联系,了解资金使用和公示情况;四是提出处理办法,包括对高建国进行回复,以及如何澄清误解、如何完善相关工作以避免类似事件再发生。理清了思路,小陈开始逐步行动。

事情比想象中要难办得多。信访办负责接待和处理高建国事件的同事因公出国了,小陈计算好时差后,通过邮件约定了电话沟通的时间,终于在凌晨两点如了愿。周末到高家庄走访时,小陈发现,不只是高建国,一些村民也认为村里资金不清不楚,因而不太信任村干部,嘴里颇有怨言。其实,镇里为了发展三农经济,对农村投入了不少资金扶持,村干部们也切切实实把这些钱用到了改善村里环境和农民生活上,只是资金使用缺乏公示机制,甚至连发到村民手里的补助,互相之间还为数额不等产生猜疑。了解到这些后,小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,包括群众的意见、存在的问题、原因分析、处理意见等都详细地写进了报告,此外,他还就如何督促落实村财务公开、如何消除村民对村干部的疑虑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小陈提交报告的时间比小李、小孙晚了一个星期。这期间,小陈还给高建国打了电话,让他别着急,事情正在调查处理。看小伙子如此热心,高建国提出给他送点自家种的水稻,小陈拒绝了。办公室主任看了三人的报告后,提醒小陈要注意工作效率,除此之外,没有做任何点评,小李、小孙会心一笑。

一个月的实习期结束了,党办选择了留下小陈。(肖亮琼)


信息来源/江苏清风扬帆网